格雷•貝克是美國《探路者》雜志的一名記者。他去意大利采訪了三個特殊的人物。這三個人在瘋人院裏被關了28天,而他們全是精神正常的上班族。

  事情起因這樣的:一名負責運送精神病人的司機因爲疏忽,中途讓三名患者逃掉了。爲了不至于丟掉工作,他把車開到一個巴士站,許諾可以免費搭車。最後,他把乘客中的三個人充作患者送進了醫院。

 

  格雷•貝克關心的不是這個故事,他想了解的是,這三個人是通過什麽方式證明自己,從而成功走出精神病院的。下面是他采訪的片段。

 

格:當你被關進精神病院時,你都想了些什麽?

 

甲:我想盡快逃出去。

 

格:爲了逃出去,你都想了些什麽辦法?

 

甲:我想,要走出去,首先得證明自己沒有精神病。

 

格:你是怎樣證明的?

 

甲:我說“地球是圓的!”這句話是真理。我想講真理的人,總不會被人當成精神病吧!

 

格:最後你成功了嗎?

 

甲:沒有。當我第14次說這句話的時候,護理人就在我的屁股上注射了一針。說,地球的確是圓的,但是用得著你去重複14遍嗎?最後,我沒有辦法,只得老老實實地在裏面待著,等待時機。下面是對乙的采訪。

 

格:你是怎麽走出精神病院的呢?

 

乙:我和甲是被丙救出去的。他成功走出精神病院,接著就報了警。

 

格:當時,你沒有想辦法逃出來嗎?

 

乙:想了,但是沒有成功。

 

格:你想了些什麽辦法:

 

乙:我爲了證明自己不是精神病人,我告訴他們我是社會學家,我知道美國總統是誰,英國首相是某某,我還告訴他們,我知道南太平洋各島國領袖的名字。馬紹爾群島的總統的名字是諾特,巴布亞新幾內亞總理是索馬雷。可是,當我說到圖瓦盧總理時,他們就給我打了一針鎮靜劑。我就再不敢講下去了。

 

格:說說丙吧,他是怎麽樣把你們救出去的?

 

乙:他進來之後,什麽話也不說,該吃飯的時候吃飯,該睡覺的時候睡覺,到讀書時間,他就去讀書。當醫護人員給他洗臉的時候,他說聲謝謝。第28天,他們就讓他出院了。

 

   看來,一個正常人想證明自己的正常,是非常困難的,也許只有不試圖去證明的人,才稱得上是一個正常人。

 

   很多時候我們不需要多說什麽的。那些用某種方式去證明自己真理在握的人,那些用某種方式證明自己知識豐富的人,包括那些用某種方式證明自己很有錢的人,都可能被認爲是個瘋子,只是他們自己不知道罷了! 

 

救國團松山團委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